刘益谦2.2亿拍鸡缸杯后制万件仿品 卖288元自称不赚钱

刘益谦拿到2.2亿元天价鸡缸杯

刘益谦:交接时拿来喝了两口小酒

2.8亿港元(约为2.2亿元)拍得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买主刘益谦随手拿来喝口茶,却在网络上大肆发酵,无论此举是否 土豪炫富 ,鸡缸杯却在景德镇瞬间成为仿制热点,各地订单爆满,据淘宝统计,鸡缸杯拍出天价后,淘宝上共卖出了超过230万个鸡缸杯。如今刘益谦王薇夫妇索性趁热打铁,于12月18日举办的 鸡缸杯大展 开幕前夕,决定推出龙美术馆特制的高仿鸡缸杯1万个。有人开玩笑说,鸡缸杯的拍卖,也带热了景德镇瓷业的仿品制造市场。

为何自仿?

给 鸡缸杯热 添把柴火

今年4月,刘益谦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电话委托以2.8亿元竞得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一时让众多看热闹者心潮起伏。此后在鸡缸杯办交接时,因为刘益谦一个随手喝茶的举动被发上网,瞬间引起了无数网友的热议。

仅记者昨天在淘宝网键入 鸡缸杯 三字的搜索显示,就有822件鸡缸杯的宝贝在售。其价格高的有4000元-5000元,最低则为30元-40元。不少买家打出的旗号就是 苏富比拍卖同款 。

而据了解,此番龙美术馆推出高仿限量版鸡缸杯,也同样是以2.8亿港元的鸡缸杯为母本,由景德镇技师全手工制作。由2.8亿港元拍得鸡缸杯的买家来出售仿品,无疑将又给 鸡缸杯热 添了一把柴火。

高仿鸡缸杯的想法是由龙美术馆馆长王薇提出的。她说,既然鸡缸杯在网上这么热,各地需求量暴增,何不趁此机会进行一番事件,而且正好配合12月份龙美术馆的 鸡缸杯大展 。

于是,她拉着丈夫刘益谦来到景德镇,经过多方打探、考察,终于找到御窑元华堂商定合作,推出限量版高仿鸡缸杯,并于近日开始在龙美术馆微信平台上接受预订。

但是王薇透露,定价为288元的高仿鸡缸杯其实并不挣钱。很多人因此会有疑问,卖高仿鸡缸杯,别人都能挣钱,为何龙美术馆的就不挣钱?王薇解释道,这款鸡缸杯本身工艺很复杂,除了杯子的制作流程之外,绘制图案就需要5个技师分别绘制山石、花草、公鸡、母鸡和小鸡,一天只能画出2个,而且一个杯子要入窑烧3次,才出成品。所以目前景德镇方面正在抓紧制作,以期在鸡缸杯大展开幕之际能提供一部分应市。

王薇表示,高仿鸡缸杯的成本除了产品本身,还包装设计费、宣传推广费、人力成本,再加上办鸡缸杯大展的相关费用,挣钱是不可能的,但可以用这件衍生品起到传播文化的作用,大家娱乐娱乐也蛮好。

优劣怎辨?

栩栩如生的鸡反而是画错了

景德镇仿制瓷向来是陶瓷产业中的重要部分,中国历朝历代的陶瓷都可以在景德镇找到人仿制。刘益谦拍下鸡缸杯后,景德镇各工坊订单爆满,常年在景德镇和上海两地从事陶瓷营销的璟通艺坊总经理熊璟兰对记者说,现在,鸡缸杯毫无疑问是在景德镇被仿制最多的品种。

据熊璟兰介绍,景德镇陶瓷生产讲究从炼泥、成型、上釉、表面装饰、烧窑等各个工种独立操作,密切配合。鸡缸杯事件发酵后,景德镇的订单一下子大量增加,产业各环节都活跃起来了, 很多工坊都多到来不及做,前一阵,我们下订单要100个,结果一两个月都拿不到 。

熊璟兰说,景德镇一般工坊里的仿制鸡缸杯价格从几十元至千元左右一只不等。价格的差异主要在所用瓷土好坏、机械化程度、工匠绘制水平以及瑕疵率高低上。便宜的普通仿制品肯定不会用高档瓷土,而且是机器灌浆生产,图案方面也有商家会用印花代替手工绘制,可以省下不少成本,但机械化生产出来的瓷器让人感觉低档。

但即使是手工绘制,因商家和技师的水准不同,差异也很大。记者曾在景德镇某工坊里看到,仿制鸡缸杯上面的鸡画得栩栩如生,但鸡的形态、头的方向、羽毛的画法五花八门。反而正宗鸡缸杯的图案里,鸡并非完全逼真,倒是有点写意粗率。

据刘益谦介绍,正宗鸡缸杯上画了两组鸡共8只,一组里的公鸡头向前看,显得安详自信;另一组的公鸡正在回头看,有一只小鸡飞起来了,它好像很诧异。最大的难点在于母鸡的翅膀,是带点红色的,以当时的技术水平,能在青花上烧出其他颜色来就是巨大进步,而烧出红色来更是天大的难题,鸡缸杯上的母鸡翅膀颜色是姹紫红,这种颜料配方后世已经失传,所以无论怎么烧都烧不出那种颜色。

单品大展?

窥视一个王朝的背影

12月18日,龙美术馆西岸馆将举办 朱见深的世界:成化斗彩鸡缸杯特展 (暂名),目前还在西岸保税仓库里待着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将与观众见面。

这是专门为一件展品办的一次大展,除了鸡缸杯,展览将重在呈现历史上大家并不太了解的明成化皇帝朱见深这个人。刘益谦表示,买下鸡缸杯后,他和他的团队倒是对成化皇帝作了一番研究,发现朱见深算是一个较为开明的皇帝,是他给于谦平反,并成立了监督稽查官吏的机构西厂,他甚至允许大臣写文章批评他,但他也任用了奸佞宦官,并专注于享乐,也给后世留下了不少话柄。

拍得鸡缸杯之后,网络热议中对鸡缸杯真伪有看法的也挺多。刘益谦举例说: 有位藏家专门给我写信,叫我拿鸡缸杯去仪器上测测,肯定是假的,因为真的在他手上。还说 即使测出来是假的也不要紧,我送你一件 。 刘益谦笑着说: 那位藏家那儿有一套12件鸡缸杯,每个都不一样,他还拍来图片给我看,他的鸡缸杯公鸡尾巴是五彩缤纷的,哈哈!

此次鸡缸杯大展严格说也不是只有一件展品,除了2.8亿元的鸡缸杯之外,还有景德镇御窑遗址的出土资料和明代鸡缸杯的碎瓷片。当年明成化帝为烧造鸡缸杯不惜血本,挑选极为严格,稍有瑕疵便就地毁掉,景德镇御窑遗址因此还出土了鸡缸杯的素胚等历史遗迹,此次将一并来沪。

[记者手记]

艺术是种日常生活

推出高仿鸡缸杯的举动,本身是个趁热打铁的事件营销,在大众娱乐时代,此举倒是顺应互联网思维,与民同乐。

一段时间以来,对于学术性很强、甚至有点高深莫测的博物馆及其展览,大众的参与度明显高了很多。一方面是国内的文化氛围逐步提升,大众的文化需求正在快速释放;另一方面也是博物馆、美术馆放下身段,主动接近大众的努力得到了积极回应。 朕知道了 纸胶带、 雍正朱批 运动手环、 雍正萌萌哒 微信等,都在互联网时代得到快速传播并获得可观的销售前景。

过去,我们的一些博物馆、美术馆因为体制、眼光等多方面的制约,市场反应慢,很多展览专业性强,却不太接地气; 而艺术衍生品更是设计老套,精美有余,吸引力却不足。台北等艺术机构在展览以及衍生品的行销、推广、设计、包装上的成就,在互联网时代被大肆传播,极大地吸引了大众消费,文创产业获得无限商机,由此形成了一种反哺文化事业的良性循环。

我们现在的很多美术馆,展览内容基本不成问题了,如何把美术馆变成大家的乐园呢?还有许多细节要做,比如文创产品。开发一只鸡缸杯,最起码要先到景德镇去考察,团队还要在营销、包装上紧紧跟上,其意义,已经完全不是挣钱所能涵盖的了,这就如同不少美术馆都在考虑办咖啡馆、艺术商店、艺术书店、亲子活动、艺文讲座一样,虽然不可能挣什么钱,但对于美术馆来说,却都是加分项。

美术馆是文化业,也是现代服务业,怎么样才能让艺术展上不再是满眼的白发老人,怎么样才能让文物变成日用品,怎么样才能让艺术展览、艺术衍生品在微信上成为热门话题并形成销售?怎么样让去美术馆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些,考的都是文化创意和服务细节。

相关推荐

小本致富

当前要脱贫长远要致富(图)

admin 发布于

王辉后排左一在南石桥村走访群众
本报记者张生平通讯员张金才韩保丰文\图“海关总署高度重视扶贫工作,明确提出要多雪中送炭、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