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空间:温州人是如何在巴黎站稳脚跟的?

从当初当矿工、开小餐馆到代工、办街区商店到建商城,一路走来,巴黎温州人不断地突破、走向新的阶段、实现经济地位的改善。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宁做鸡头不做凤尾”

如果说温州人有什么经济精明(或理性)的话,那也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与其在实践中表现出来的一定群体效应密切相关。温州、福建、广州一带的人都偏好当老板,“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但在那里并不是人人都能当成老板。实际上每个人都想主宰自己的命运,只是方式不一样而已。温州人选择当老板,只是一种主宰自己命运的方式,仅仅是一种偏好。


电视剧《温州人在巴黎》剧照

温州人还有一个幸运点,就是从计划体制的睡梦中醒来得早,主要是由于半夜中被“饿”醒,然后冒着生命危险到处去找吃的,有一种“坐以待毙”不如“战死沙场”、撒手一搏的勇气,从而抢在许多国人之前进入市场,有的在市场大海中击风搏浪赢得了商机,当然也有不少人折戟沉沙、默默无闻,不为人们所关注。有的温州人因为有海外关系,从而走到了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等等。

中欧贸易引机遇

过去的20多年,中国大踏步走向世界,经济获得快速的发展,给巴黎温州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不能不说,巴黎温州人是幸运的,他们的经济与社会地位在过去十多年有那么大的跃升,与祖籍国的发展和开放密不可分。我们经常说,中国发展、强大了,海外华侨华人的社会地位也就提高了。这样的说法有点笼统,但对巴黎的温州人来说是有真实的机制在支撑,那就是中欧贸易以及国内的投资机会。

20世纪80年代,中国刚改革开放,需要外资,尤其是华侨华人的资本到中国投资,因此给了华侨华人很高的待遇,很优惠的政策,但这种状况到2005年前后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现在不同了,很多国内来的官方代表团尽可能不跟侨团接触,而愿意跟那些在法国政界有朋友、有影响力的华侨华人接触,他们的目的就是通过这种接触影响法国政界。而对华侨华人的希望就是让他们更好地融入当地社会。(2011年6月1日对Z先生的访谈)


海外的唐人街

2003~2013年,中欧双边贸易量从2003年的1252亿美元上升到2013年的5590亿美元,中国对欧出口从722亿美元增加到3390亿美元,自欧进口从530亿美元提高到2200亿美元。在这十年中,欧盟一直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而中国一直是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2005年欧盟的主要贸易伙伴是美国(排第一)、中国(排第二)、俄罗斯、瑞典和日本,而非洲、中东等向欧盟输出移民较多的地方都没有成为欧盟的主要贸易伙伴。

2005年中欧贸易中,纺织品占中国输往欧盟产品的第二位,为13.7%,占欧盟纺织品进口量的30.67%;中国输往欧盟产品中占第一位的是机械与运输设备,占一半左右(宋祖德、苗东强,2008)。2013年,欧盟从中国进口的主要商品依然为机电产品、纺织品及原料,以及家具、玩具等,该进口额合计占欧盟自中国进口总额的68.8%,分别为1768.5亿美元、454.0亿美元和320.4亿美元,在欧盟进口市场中分别占20.5%、5.4%和2.1%的份额。这给生活在欧洲的华侨华人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尤其对生活在欧洲的温州人来说更是如此。而对来自阿拉伯国家、北非国家和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国家乃至拉丁美洲国家的移民来说,就缺乏这样好的贸易机会和条件。

长期投入和低廉劳动力

温州人之所以有一定的竞争优势,主要还是靠长时间的投入和低廉劳动力。一批批温州人进入法国,主要是巴黎,初来乍到,不少人还没有合法身份,但他们需要找到一份工作,马上赚钱,以获得立足之地,因此他们对工资待遇的要求并不高,更多地将法国的收入与当时中国的收入作比较。按当时法国的最低工资给他们,他们都觉得不错了,而且他们对劳动时间没有什么苛求,不懂法国劳动法,一天干10小时乃至16小时,一周干6天,是很正常的。

有的人除了在老板那里干活外,回到自己的住处,还继续干活,希望多赚一点钱。就是这样没白天黑夜的工作和劳动,使老板降低了成本,赢得了一定优势,由此犹太人就主动地退出相关领域。实际上,按法国专家的看法,中低档鞋帽、服装和箱包等行业在20世纪90年代前后几乎要衰落了,没有想到温州人不但阻挡了其衰退,而且还振兴了这个行业,使法国中低档鞋帽服装乃至箱包还向中东欧和北非等地输出。

温州人内部的经济竞合

经济竞合,同样发生在温州人群体内部。温州人绝大部分经营的是服装、鞋帽、箱包、首饰等,这些商品不论在价格、质量、款式等方面都大同小异,差异性不明显。在经济景气、市场购买力强的时期,这样的商品结构并不会带来恶性竞争乃至相互拆台的问题,反而使商人之间可以有更多的合作,比如相互借用商品,或者形成商品流通链条等。

但当经济不景气,立刻会引发这些店商之间的恶性竞争,比如相互杀价,看谁杀得狠、杀得早,结果是可想而知的,那些没有经济实力的商人势必会遭殃倒霉。这种情况早已出现。当然,这种状态的一个预想不到的效果是,逼迫一些店商去寻找差异性经营策略,比如同样是经营服装的,有的会专做妇女服装,有的会专做儿童服装等,大大提高了经营的分工和合作水平。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凡是有市场经济活动的地方,就会有竞争,当然也会有合作,由此观之,温州人内部的竞合是正常现象,相对于与外部的竞合,有着一些差异,比如内部在竞争上会顾及彼此的人情关系,会寻找更隐蔽的、婉转的竞争方式,并且更会顾及彼此的合作。


王春光:《移民空间的建构:巴黎温州人跟踪研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