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重建阿房宫引争议 当地官员:项目或长期搁置

相关新闻:

上世纪90年代后,阿房宫遗址曾经是农村人口被城镇化席卷后的流动地带,现在则因为与新城开发的合流而陷入了投资规模的舆论漩涡。

阿房宫站的公交站牌设在宽阔的红光路上,这里拉土的卡车熙熙攘攘,清洁车整日里都会往路面洒水,但仍掩不住城建速度里飞扬的尘土。

阿房宫站南面,是一片拆迁后的平地,这里曾是名为锦绣阿房宫的人造景区。站牌的北面,一丛高出路面的苗圃下面,才是“静默”了2000多年的阿房宫前殿遗址。苗圃及其四周,是本已规划好的阿房宫遗址公园。

2010年,有市领导调研这里后,即要求立即启动遗址公园建设。至今,规划中的公园只是平整出了前殿遗址南边的一块空地。

从2013年6月,380亿“重建阿房宫”在舆论中沸腾,甚至引起高层关注。

多名沣东新城当地官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际投资额远低于此遗址公园的规划建设很可能生变,甚至长期搁置。

四周的城中村改造从未停止脚步,这一同样始于2010年的庞大工程,被纳入了刚刚成立的国家级新区--西咸新区的整体规划,包括遗址在内的12.5平方公里土地上,蕴含着过去二十的中国城镇化缩影。

前殿遗址的发现与破坏

直到1994年初,一次取土筑路惊动了中央。

年龄已逾六旬的朱正军在大古城村生活了一辈子,对于村子东南角的那片高地,村里的老百姓历来管它叫做“郿邬岭”。

这是一块高达十几米的夯土台,至今仍层次分明。几十年来,大古城村的民居在逐渐蚕食这片土台,“土台的土很细,以前被很多人挖走用于抹墙,甚至都不用过筛”,朱正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事实上,这片名为“郿邬岭”的夯土台就是阿房宫的前殿遗址。民国二十二年春(即1933年),国立北平研究院史学研究所开始在陕西的考古工作。民国三十七年,斗鸡台发掘报告出版。

在这份报告中,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指出了阿房宫遗址的真正位置。此前人们普遍认为,位于“今长安城西二十余里之阿房宫村附近。其地残砖瓦不少。村南有大土台,俗名‘上天台’”,就是传说中的阿房宫。

但根据苏秉琦等人的调查,最终确定其遗址所在,为“约尚在台西二三里,古城村之东南”的“郿邬岭”。这是第一次由考古学者调查后所确认的阿房宫遗址所在。

1951年4月开始,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开始了新中国成立后陕西地区的第一次考古调查。1956年,作为调查工作的成果,苏秉琦、吴汝祚发表《西安附近古文化遗存的类型和分布》一文,再次明确了阿房宫遗址的位置。

1961年,国务院公布了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阿房宫遗址入列。但这块牌子只是被立在了大古城村的东南角村口。至于阿房宫遗址,仍然是村民的耕地、坟地和垃圾场,随着考古的结束再次隐没于农耕生活而乏人问津。

甚至于在七十年代初的农田基建运动中,“千亩会战”大军在“上天台”周围开展了大规模的平整遗址运动,使四万平方米的范围内被下掘两米多深。

直到1994年初,一次取土筑路惊动了中央。

当时,陕西省高等级公路管理局未征得文物管理部门的同意,擅自在阿房宫前殿夯土台基南侧施工,导致约2000立方米夯土台基遭到破坏。

《文博》1998年1期《秦阿房宫遗址考古调查报告》介绍,时任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李铁映两次到现场视察。阿房宫遗址的保护竟以一场破坏拉开了帷幕,西安市政府召集了文物保护工作会议,计划、城建、体改、规划、土地、财政、文物等部门和长安县、未央区政府参加,研究阿房宫遗址的保护。

此后的1994年11月l日至12月25日,西安市文物部门进行了为期55天的考古调查。这次调查确定了阿房宫前殿的面积:东西长1320米,宽420米,面积约554400平方米,是目前所知的我国古代最大的夯土建筑台基。

朱正军也正是在这个时期,知道了“郿邬岭”的真实身份,其实是阿房宫前殿遗址。但他印象中阿房宫的现身,却并不是因为这次考古,而是因为遗址的正南面,在上世纪90年代末真的立起了一座“阿房宫”。

人造景区的运营与上市

但开业后约5年左右,阿房宫景区渐趋凋敝,面临资金困难。2005年,阿房宫景区开始计划在美国上市。

就在中央领导视察后召开的文物保护工作会议上,相关部门提出了对阿房宫遗址的“开发利用措施”。在当时,“人造文化景区的热潮正在全国流行”,一名熟悉阿房宫景区的人士说。

当时,阿房宫前殿遗址在行政区划上处于“界河”两边,一半属于未央区,一半属于长安县。位于“城区”的未央区占了先,曾远赴香港招商。一名当时负责审批的西安市外经贸局负责人回忆,由于参与股东并非大企业与知名企业,“所以我担心建不成,后来果然港资未到位”。

顶替港资的,是名不见经传的咸阳市乾县人雷应魁。这个项目的引进者,是聚驾庄村原党支部书记杨怀军,“当时政府号召大力发展乡镇企业,鼓励招商引资。雷应魁开始和村里谈,后来和三桥镇政府签了引资协议,后来又成了市里、省里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

雷应魁今年已67岁,曾任咸阳当地国企厂长和乡镇企业局干部。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在文物遗址同样丰富的乾县,雷应魁早年曾在乾陵脚下,开发名为武瞾园的遗址旅游。

在跑下了“300多个章”后,1995年,雷应魁从聚驾庄村和西围墙村租了近700亩土地,开始了锦绣阿房宫景区的建设,直到2000年,景区正式运营。

锦绣阿房宫曾一度红火,到2006年共接待了160余万游客,“阿房宫里曾建了几座蒙古包,餐饮、洗浴一条龙服务”,朱正军说。园区内还曾每天举行20余场文艺演出,内容有《秦王加冕》、《秦皇选妃》、《歌舞升平》、《宫廷乐舞》、编钟古乐等。

但开业后约5年左右,阿房宫景区渐趋凋敝,面临资金困难。2005年,阿房宫景区开始计划在美国上市。

上市前,阿房宫景区发行了5000万股普通股股票。事实上,早在1998年,阿房宫景区就改制为股份制公司,附近村民告诉记者,其时,景区已开始在民间集资,推销股票。

这份背景为阿房宫景区大殿的自制股票至今仍有留存,上面盖有公司印章和雷应魁个人签名,背面则是股东登记栏。刘珍(化名)在2005年以3.8元每股购买了约10万元股票,其称阿房宫景区曾承诺回购上市后的美国股票,此后迟迟没有兑现。

2005年8月,阿房宫景区完成在OTCBB板块借壳上市的对接交割,但其股价一路从最高时的2美元,下降到了0.018美元。

刘珍最终通过诉讼拿回了自己的入股金,主审的未央区法院认为阿房宫景区未经证监部门核准而公开发行证券,应退还所募资金。

刘珍的诉讼引发了一场规模不小的诉讼潮,据参与过诉讼的西安当地律师告诉记者,购买过股票的股民来自全国多个地区,所购数额从几千元到十几万不等。多名股民告诉记者,其追讨入股金的民事起诉被法院驳回,理由为法院认为此举涉嫌经济犯罪,应由公安机关处理,但仅有少数股民向公安机关报案。

阿房宫景区的资金紧张此外还可见一斑,在最高检发布的原陕西省副省长李堂堂受贿案公报上,阿房宫景区董事长雷应魁成为行贿者之一。2005年到2008年,雷应魁分三次送给李堂堂5万元,目的是请其帮忙申请银行贷款。

到了2012年,“失落”的阿房宫景区迎来了一个利好消息,景区要拆迁了。到了2013年3月,锦绣阿房宫已被夷为平地,当地村民说,雷应魁拿到了2亿多的拆迁补偿。不过雷应魁本人在电话中并未向记者确认。至于阿房宫景区租赁的集体土地,雷应魁和西围墙村党支部书记杨逢柱告诉记者,已收归国有。

遗址保护的规划与心焦

“头几年,有的农民干脆连房子都不盖,就在夯土的断面掏个窑洞住在里面,或作为饲养家畜的地方”。

1月10日,记者在阿房宫遗址保护管理办公室看到的规划图上,原来的阿房宫景区被一分为三,中间将被建设为通向前殿遗址的林荫大道、沉思广场和游客中心,而两侧将建设周边村民的安置房,以及一处高档商业住宅。

如今,原来景区的兰池位置已经开始动工,建设聚驾庄村的安置房。建设阿房宫遗址公园,是《阿房宫遗址保护规划》(下称《规划》)的一部分,2002年,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李毓芳来到这里,带领北京和西安两地组成人马的阿房宫考古队,进行了目前为止最详尽的一次考古调查,其目的,即是为制定《规划》提供科学依据。

早在1994年的55天考古调查后,西安已制定了一份《秦阿房宫遗址保护规划》(讨论稿)。1995年6月15日,西安市人大通过了陕西省人大批准的《西安市周丰镐、秦阿房宫、汉长安城和唐大明宫四大遗址保护条例》。

当李毓芳来到阿房宫遗址时,其状况“令人心焦”。

“头几年,有的农民干脆连房子都不盖,就在夯土的断面掏个窑洞住在里面,或作为饲养家畜的地方,现在夯土断面还留着一个个敞开的洞口。”2004年3月11日,她在《人民政协报》发表文章称。

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就立在一个长达100米,深约十几米的垃圾坑前。李毓芳的文章中还提到,阿房宫遗址区渐渐沦为西安一处特殊的边缘地带。流动人口在阿房宫遗址区非常集中。私搭乱建的娱乐城、歌舞厅、美容美发店、按摩浴足屋等在阿房宫遗址区迅速兴起。

李毓芳等人的考古调查在2004年告一段落,其最重要的发现,在于确认了阿房宫只建成了前殿夯土台和东西北三面围墙,夯土台东西长1270米、南北宽426米、存高12米,以及遗址并没有火烧的痕迹。历史的讹误得以纠正。

从2005年到2007年,考古队扩大了调查范围,并最终发现了另外9处战国遗址。也是从2002年前,《规划》也被着手起草。2005年4月出版的《文博》杂志披露了其时《规划》的部分内容,其称整个阿房宫遗址规划保护范围为4.4平方公里,其中重点保护范围为2.3平方公里,一般保护范围为2.1平方公里,建设控制地带为11.93平方公里(含重点与一般保护区)。

此外,遗址保护的最重要问题在于,“遗址区内污染性企业、乡镇企业、临时建筑、墓地、垃圾、荒地、废水污染等问题十分突出”。于是,已进入重点保护范围的赵家堡村、聚驾庄村,以及大、小古城村面临拆迁。

新城开发的时机与争议

但巧合的是,这一次,阿房宫遗址保护与沣东新城的城中村改造建设“合流”,某种意义上说,保护与开发走到了一起。

考古调查在2007年结束,《规划》最终于2005年初步成形,但阿房宫周围四个村子的拆迁直到2010年才被提上日程。“《规划》几年间反复修改、几易其稿。”当地了解阿房宫遗址保护的人士告诉记者。

在2010年,《阿房宫遗址保护规划》“遭遇”了“新生”的沣东新城。

沣东新城属于西咸新区的5大板块之一,由原属西安市的沣渭新区加上部分咸阳市辖地组成。沣东新城又划分为7大板块,其中,阿房宫遗址处于面积12.5平方公里的“阿房宫人文旅游板块”的核心。

阿房宫前殿遗址依旧分处于两个行政范围,其东边属于三桥街道,西边属于王寺街道。2010年开始,三桥街道、王寺街道开始了由东向西和由西向东的拆迁,到了2012年,拆迁范围逼近了前殿遗址的4个村子。

巧合的是,2012年5月,历经10年的《规划》终于经过了西安市政府常务会议通过,并经陕西省文物局和国家文物局同意后,报陕西省政府审批。

根据《西安日报》报道,阿房宫遗址保护区范围内将禁止建设任何新建筑物、构筑物,禁止进行生产、生活建设行为。这与以往对遗址的保护规定并无本质区别,比如1995年制定的《西安市周丰镐、秦阿房宫、汉长安城和唐大明宫遗址保护管理条例》即规定,在遗址重点保护区内,不得进行与遗址保护无关的建设工程,禁止挖沙、取土、挖建池塘或者从事其他有损于遗址保护的活动。

但巧合的是,这一次,阿房宫遗址保护与沣东新城的城中村改造建设“合流”,某种意义上说,保护与开发走到了一起。

两个月后,沣东新城成立阿房宫遗址保护管理办公室(下称办公室),其官方网站介绍,办公室的管理区域面积恰好就是12.5平方公里,而整个“阿房宫人文旅游板块”的面积恰好也是12.5平方公里。

而这个名为“保护”的办公室的主要职能,全部与“发展”有关:承担园区发展战略制订;负责园区整体开发和招商引资;负责产业投资和管理等工作。

西部网报道显示,2013年6月,北京首创集团与沣东集团(系陕西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管委会下属国有公司),签订共同投资框架协议,合作建设“首创阿房宫人文旅游产业基地”,双方计划共同组成20亿元的产业基地引导基金,计划用5年时间吸引社会投资380亿元,进行建设。

也正是这380亿元资金,引发争议。

相关推荐

赚钱门道

在守望中等待陶艺复兴

admin 发布于

何湛泉是个“怪人”。 电窑、煤窑早已盛行,他却偏要使用成功率极低的柴火龙窑,做着自诩为“今天的文化,明天的古董”的陶艺;很多人在...